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、湖南省教育厅主管
当前位置:首页 » 观点 > 德育叙事 >
苦肉计
作者:刘兆伟 发布时间:2017-06-06 09:34:04 本文来源于:班主任之友

 
  刚接手四班,我就认识了李浩——一位因从不做家庭作业而闻名的学生。一周下来,果然名不虚传,只字未动,我打算找他谈谈,可转念一想,他什么样的老师没见过,夸奖型:挖掘成绩,鼓励表扬;温柔型:和风细语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;严厉型:宣布纪律,写下保证;吓唬型:必须完成,否则回家。这些对于身经百战的李浩有用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我没有找他,我在思索。 
  某日,听到他与同学闲聊中这样说:“做老师真好,自己不做作业还可以给别人布置作业……”于是,我找个时机与他达成了一份君子协定:李浩每天认真完成刘老师布置的作业,刘老师每天认真完成李浩同学布置的作业。放学时,我布置了大约20分钟的作业量,他由于没经验,布置了一个多小时的作业量。我认真完成了,虽然累。第二天,李浩看了我满满的作业,认真写了个“优”。李浩也完成了,虽然字不够端正,我也批了大大的一个“优”。他有些难为情,我却很激动。第二天放学,我布置近半小时的作业量,他可能看到我昨天做得太多了,只布置二十分钟的作业量。我们都认真完成了,值得一提的是李浩的字明显端正了,估计是受我的影响,我依然激动。好现象一直坚持了四天,周末到了,凭经验我知道他可能因为贪玩会反复,我特意少布置些作业,半鼓励半开玩笑说:“可不能违反协定呀!”到了下周一,我满怀希望地看他的作业,结果却令人失望,但我依然拿出我的作业让他批,他红着脸批了个“优”。下午,他把补好的作业让我批,我很吃惊,因为我并没有叫他补作业,我很欣慰。 
  二十多天过去了,我特别高兴,李浩每天都完成作业,可我也苦恼,我总不能把家庭作业一直做到他毕业呀,可这是协定,我应该遵守。有一天,我去外地参加一个活动,要五天,临走前,我们分别给对方布置了五天的作业。五天后,当我们互相批作业时,李浩先是红着脸,因为他一字未做,当我把满满的作业让他批改时,从来不哭的李浩哭了,哭得很伤心,他流着泪对我说:“刘老师,以后我一定按时完成作业,请老师放心,我不再给您布置作业了,请老师别做作业了。”此时,泪水也模糊了我的视线。一年过去了,李浩已顺利进入初二,他实现了他的诺言。 
  现在每当想起此事,心中便一片释然。是爱心让我换来了学生难得的真诚。 
  
[责任编辑:赖斯捷]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信箱

新闻热线  广告业务  网上招聘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

copyright 2010-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、湖南省教育厅主管,湖南教育报刊集团、湖南为先在线数字传媒发展有限公司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版网证(湘)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