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、湖南省教育厅主管
当前位置:首页 » 观点 > 经典解读 >
这个时代,没有师生的幸福,哪来理想的教育?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-01-17 14:59:56 本文来源于:校长派
精彩导读

 

“一个儿童如果没有学会独自一个人行动,自主地控制他的作为,自主地管理他的意志,成人后,他不但容易受别人指挥,并且遇事非依赖别人不可。”

 

本文作者为北京十一学校的老师,希望能对在一线教育的从业者处理师生关系有所启发。

 

 

 

留下美好回忆,帮学生养成好习惯

 

我曾经问几十年前毕业的学生:我上的哪一节课你印象最深?我做的哪一件事情对你影响最大? 1986 年高中毕业的一个女生对我说:“你曾经上过这样一节语文课。你提着一部双卡的录音机到教室,然后播放了轻音乐,我们在音乐的伴奏下轻轻地诵读《故乡的榕树》,我对那节课的印象最深。”

 

我努力回想那是一节什么样的课,好不容易才想了起来。那时候,我正在谈恋爱,我花了四年的积蓄买了一部双卡录音机。我想显摆一下,就把录音机提到教室去了。我要放给我的学生听一听,就随便选了一首曲子,让他们诵读《故乡的榕树》。这样一节没有明显功利目的的课,她竟印象那么深。我上了那么多节教材分析课、那么多节试卷讲评课,她为什么都忘掉了呢?

 

一个1991 年高中毕业的男生对我说:“你做班主任时经常在下午课外活动的时候,带着我们全班同学跑到校园外的一个湖边,在那儿疯玩儿一阵以后又跑回来。这来回有几公里,让我的长跑水平大增。我现在四十多岁了,一直保持着长跑的习惯。”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就让他养成了这么好的习惯,看来给学生留下甜美的回忆,让学生养成一种好习惯,这是作为教师最重要的事情。

 

理解、鼓励有个性的学生

 

今天我们面对的学生差别很大,我们该用什么方法去影响他们呢?我想有一点非常重要,那就是“鼓励独立,而不是从众”。我有一个学生叫谢安琪,有一次我爬长城,正好遇到了她,我说:“谢安琪,我来给你照一张照片吧。”她欣然答应,但就在我按快门的一瞬间,她背过身去。别的孩子照相都是面带微笑,用手做一个V 字形,结果她却背过身去。

 

这恰恰就是她与众不同的个性。这种与众不同也表现在语文学习上。

 

课堂上,她思考问题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我提出一个问题,她马上就能回答。我本来想的是,让多数同学思考了、有了答案我们再来讨论。她在课堂上也安静不下来,为什么?她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,我想让别的学生说,结果别的学生说一句话,她马上又接过去了。她读的书又多又深,只要是我在跟她交流过程中提到的书,她都要找来阅读。

 

我该怎么教这么一个个性特别鲜明的学生呢?我是这样做的。在课堂上她不用服从统一安排,可以按照自己的进度学习;在学习过程中要记录疑惑,下课后与我单独交流;在阅读方面,每读完一本书,她都可以跟我分享她的感悟与体会,我再推荐一些文章让她阅读、评点、展示;在写作方面,她可以跟我就某一个话题进行交流,然后将自己的认识写成文章。

 

比如,她针对周小平的一篇文章写了五千多字的长篇评论,其中有一段是这样的:“《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》停留在对现象的对比上,作者欠缺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,不仅对如今纷乱的社会现状缺乏理性的分析,更缺乏合理的建议。作者只不过是揪着美国、日本等国家的一些瑕疵不放,不停地用放大镜去看对方的缺陷,以此为中国目前存在的地沟油等问题进行辩护。”这只是她的一个结论,她还有五千多字的分析和论证。

 

像谢安琪这样个性特别鲜明的学生并不多,很多学生并不愿意展示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。怎么办?我们老师要细心观察,精心呵护。

 

我有个学生叫李泽封,他酷爱化学,高二的时候参加化学奥林匹克竞赛得了市里的一等奖。他特别讨厌写借景抒情类的文章,怎么办?我发现,他喜欢阅读科幻类的作品,我就问他:“你能不能也写一点儿呢?”他就开始写起来了,一写就收不住了,一学期写了十多万字的科幻作品,那么这个学期其他语文作业就可以免掉了。

 

在生活中多关心学生

 

面对个性差异巨大的学生,我作为语文老师,不仅要在学科学习方面发现他们,给他们展示的机会,还要在日常活动中细心观察。我们不可能遇到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,但是每天发生的小事,对学生的影响也可能是深远的。

 

学生办了一些刊物,像《来真的》《十一说》《瞰十一》等,当他们在食堂门前销售刊物的时候,当他们到我教室兜售刊物的时候,我都会去看一看,买一本。学生组织歌会,这个时候我作为老师也要去吆喝一下。

 

十一学校的学生跟老师经常在中午的时候组织辩论赛,有一次,我们辩论的话题是“代沟的主要责任方是父母还是子女”,老师这一方的观点是主要责任方是子女,学生这一方持相反的观点。我作为一个听众去听辩论赛。我们的老师都特别老道,特别是我们的魏勇老师,几个回合下来,就把学生引入死胡同,学生败下阵来。

 

裁判是个学生,他在总结的时候说,学生方的四辩发言时机把握得不好,而且他没有配合好另外几个队员。我看到学生方的四辩的手一直在抖。散场以后,我马上走到那个男生身边,拉着他的手,问:“你以前参加过辩论吗?”他说:“老师,我真的没有。”我说:“另外三个同学都是学校辩论队的成员,你第一次参加辩论就能够跟魏勇这样的铁嘴辩论,实在是太有勇气了!”说完,我发现他的脸上有了笑意。

 

做学生的引领者

 

我们既是学科老师,又是教育者,不能再用过去的那一套来管理学生了。从2012 年9 月1 号开始,我卸下了班主任的这个“沉重”的担子。在这之前,我常常以身为班主任而感到骄傲,因为我的教育经验里面,很多是班主任岗位带给我的。现在不做班主任了,我该用什么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呢?这使我感到困惑。我就去观察学生,下课后,有的学生背着书包到另外的教室去,有的学生就到休息区域里面,有的学生会去图书馆。他们在做什么?

 

他们是在玩游戏吗?是在看手机吗?我们都无法管控。这和过去很不一样,过去我们有专门的时间开班会,有专门的时间组织体育活动,有专门的时间进行学科训练。那时心里感觉很踏实,因为能看见孩子们都在干什么。现在想一想,这真的有必要吗?

 

我觉得学生的行为只要没有违反法律法规、不损害别人,老师就应该许可。比如,上课的时候,有个别学生趴在桌上打瞌睡,老师为什么不能允许呢?我们能不能站在学生的角度去包容和尊重言论有些偏激的学生呢?学生是一步一步走向理性的,他开始可能有些偏激,但是你不能把他想表达的火苗给熄灭了。允许部分学生在一段时间内精力不在“主业”上,有什么不可以呢?我们有的学生在社团活动等方面多花了一些时间,有什么不好的呢?

 

学生暂时不服从规章制度,教师就暂不责罚他。学校有那么多规章制度,如果某个学生暂时不服从,就给他一点儿时间,等他一会儿。如果我们把“管控”拿走,多引领学生,这样学生是不是就变得更自由、活泼一点儿?

 

蒙台梭利曾说过,一个儿童如果没有学会独自一个人行动,自主地控制他的作为,自主地管理他的意志,成人后,他不但容易受别人指挥,并且遇事非依赖别人不可。一个学校里的儿童,如果不断地受到教师的干涉、禁止,以至于诟骂,结果会变成一种性格上很复杂的可怜虫。

[责任编辑:陈文静]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信箱

新闻热线  广告业务  网上招聘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

copyright 2010-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、湖南省教育厅主管,湖南教育报刊集团、湖南为先在线数字传媒发展有限公司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版网证(湘)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