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、湖南省教育厅主管
当前位置:首页 » 关注 > 特别策划 > 评论 >
衡水中学:“高考梦工厂”里的孩子们
作者:戎国强 发布时间:2014-12-05 13:44:06 本文来源于:钱江晚报
      【导读】12月3日的《郑州晚报》用两个整版的篇幅,刊登了调查报道《衡水中学:“高考梦工厂”里的孩子们》,披露并质疑该校的管理、“教育”方式以及学生的不满。 
 
  这是一篇可能挨耳刮子的报道。11月3日,教育界著名学者杨东平发表了一篇博文《假如我是衡水中学校长》。杨东平表达了他的一贯态度,即主张教育公平,反对扼杀学生个性、“分数唯一”的办学理念,否定衡水中学、毛坦厂中学等“超级中学”的办学模式。11月5日,衡水中学官网发表了署名为学生家长胡子宏的文章,标题是《杨东平要是衡中校长,就该给他几个耳刮子》。
 
  杨东平撰文质问胡子宏及衡水中学:“为何如此暴戾?”胡子宏回应:《我为什么要给杨东平几个耳刮子 》,4记耳刮子,每一个耳刮子都陈述了理由。郑州晚报的记者当然也在吃耳刮子之列。
 
  胡文的核心价值观是:“你们的理论,只是忧国忧民,站高看远,但对我们的孩子的生存提供不了一点实打实的帮助,那我们就会毫不客气地给你们耳刮子。衡中再不好,它让我们的孩子考了个好些的大学……你要是当校长,你设想得再辉煌,你能保证我们的孩子考个好大学、找个好工作吗?我看够呛,我看就该打你耳刮子。”
 
  典型的“有奶便是娘”。你不能给我奶,就没有资格评说我的奶娘。那么,衡水中学是一杯什么奶?奶源是怎么来的?这类地方政府动用行政能力刻意打造的超级中学,被允许违规在全省范围内“掐尖”,把成绩最好的一批学生录取进来,集中当地最好的教育资源,用杀鸡取卵的管理方式,打造出一个“高考梦工厂”。当超级中学在炫耀自己辉煌的高考成绩的时候,那些被掐了尖、招不到好生源的校长们只能把委屈往肚子里吞,各种奖励、晋升的机会就少得可怜。超级中学炫耀升学率,其实是在炫耀权力垄断下的特殊地位。
 
  城乡教育资源分配本已不够公平,一个地方相对优质的教育资源被集中到超级中学后,加剧了这种不公平,在其他学校就读的农村孩子才是真正的受害者。杨东平否定超级中学,当然要得罪不公平的受益者。
 
  胡文力挺了衡水中学前校长李金池。但是,《郑州晚报》报道说,李金池离开衡中后坦承,当时搞的是题海战术,拼学生、拼老师,“做了不少违背教育规律的事”。有些老师甚至体罚学生,采用棍棒教育,学生累得发昏,老师累得吐血。李校长是不是也该挨耳刮子呢?一名女生对《郑州晚报》记者说: “在衡中生活了3个月,才明白什么是人间炼狱。”衡水中学学生因不堪巨大成绩压力而出事,这是屡有报道的。按照胡文的观点,严格管理能磨练意志,出事的学生、说该校是炼狱的学生,都是意志薄弱者,被竞争所淘汰是正常的。
 
  打个比方,衡水中学其实是不合理的教育体制的一个比较优秀的“助纣为虐”者。但是,胡文的逻辑是,既然有这个“纣”的存在,“助纣为虐”就是合理的,反对“助纣为虐”就该吃耳刮子。这也是很多人为不合理的事物辩护时采取的逻辑。
 
  “助纣为虐”者为什么被一些人如此力挺呢?难道有人喜欢受虐?一些受虐者只有依靠这个“助纣为虐”者,自己的孩子才能考上大学。这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:四个人被歹徒绑架为人质,但后来歹徒没杀他们,甚至还表现出一点仁慈。他们觉得是歹徒让他们活下来,对歹徒充满了感激,并拒绝政府的营救,事后也拒绝出庭作证——暴虐超过临界点,被受虐者接受为正常、合理的经历。被绑架的经历,让他忘记了未被绑架时所享受的自由与幸福,把免遭杀害当作是最大的幸福,失去了追求更合理的生活所必须的想像力和认识、思考能力。
 
  衡水中学高考的成功,已经让家长和学生陷入到了这样的困境之中。
[责任编辑:谭冀俊]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信箱

新闻热线  广告业务  网上招聘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

copyright 2010-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、湖南省教育厅主管,湖南教育报刊集团、湖南为先在线数字传媒发展有限公司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版网证(湘)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