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、湖南省教育厅主管
当前位置:首页 » 人物 > 神州师表 >
“野棉花,没得弹的”
—— 记特岗女教师吴明花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6-01-19 09:47:22 本文来源于:

    海拔1600余米的贵州省施秉县九龙山上,生长着一种雪白的野棉花,花色娇艳,成熟后种子上带有白色绵毛,犹如一团团棉花。这种小花,在田埂边、小路旁随处而长。春天一来,便勇敢地向山野伸展。“野棉花,没得弹的。”成为当地群众口口相传的歇后语,用来喻指做人和干事出类拔萃……

\

一幢闲置的老木房教室,竟变成了六年级男生小闵暖暖的“浴室”。

1月4日,周一。照看学生吃完晚餐后,像往常一样,贵州省施秉县马溪乡茶园小学29岁的未婚特岗女教师吴明花,到自己房间烧好水、拿好衣服和洗浴用具,让两名男生带着小闵到“浴室”里,教他洗澡和洗衣服。

洗完澡和衣服,小闵走出“浴室”。小卖部的阿姨看到后忍不住夸奖:“变帅小伙了!大家不用再躲你这条‘臭虫’喽!”

小闵对着板壁上的镜子悄悄照了照,腼腆一笑,转身奔入了孩子群。小闵1岁多时,母亲走失了,他一直跟着智障父亲生活。饥一餐饱一餐,根本谈不上穿着打扮,几个月也难得洗一次澡。

这位让学生教小闵洗澡的吴老师,却有些“不识好歹”。2015年,县教育和科技局下文,将她从这大山深处调到县城。她却“抗令不遵”,仍申请继续留在这大山里。

(一)

2015年9月2日早上,吴明花正在教室里给学生发放新课本。校长张子富打来电话:“吴老师,你调到城关二小了,今天的文件。”

下午,张校长将调动文件给了吴明花。换作别人,早就欢天喜地了,吴明花却怎么也快乐不起来。是去?是留?她犹豫着。

“不去行吗?”吴明花问老校长袁代恒。

“调动文件都下了,不去?怎么行。”袁代恒说,“城关二小是大型学校,有利于业务提高,可以多结识朋友。还是服从安排吧,你年纪不小了,找个男朋友把婚结了。”

亲友们知道消息后,一再催她:“难得组织关照,过了这个村,就没这个店了!”

听说吴老师要调走,三年级学生何馨跑来问:“老师你走了,我们英语谁来教?”

吴明花下意识地朝教室里望去,几名女生正躲在角落里伤心哭泣。她顿时感觉似有一根针刺向自己的心头,阵阵作痛。

当晚,吴明花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不知不觉间,这里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已融入她的内心深处,难以割舍。第二天,吴明花果断决定:我要留在茶园小学。

9月5日上午,吴明花来到县教科局,请求见局长吴玉梅。办公室主任说:“吴局长开会去了。”吴明花深感失望,走到一楼时,却看到吴玉梅朝自己走来,吴明花喜出望外。

“吴明花,你调到城关二小了。”吴玉梅笑着向她招呼,“到了新单位,多学点东西。遇到有合适的对象,赶紧把终身大事解决了。”

“吴局长,我能不能继续留在茶园小学呢?”吴明花焦急地问。

吴玉梅一下子愣住了,别人想尽办法调进县城。她可好,竟然拒绝调动!一时间不知怎么说她才好:“先来吧,安心工作。”

望着吴玉梅走远,吴明花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,心里很不安宁。当她再次鼓起勇气去找吴玉梅时,却被办公室主任告知,局长不在。

吴明花来到局人事股,股长吴正云知道来意后劝她:“局里考虑在深山会耽误你的终身大事,才决定调你的。调令都发了,服从安排吧。”

磨蹭到下午,事情还是没解决。吴明花虽然心有不甘,但必须回校了。因为错过下午三点半的班车,就没车回去了。

此后几天,吴明花三次接到城关二小打来的电话,催促她去报到。县教科局办公室也再次通知,规定报到的时间快过了。

    吴明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整天忧心忡忡。

“留下你,耽误你的青春;不留下你,学校又没有英语教师了。”面对吴明花的请求,张子富、袁代恒十分矛盾。

在吴明花的坚持下,县教科局专题研究后决定,准予她继续在茶园小学任教。一直压在吴明花心头上的石头终于落地了,她像个孩子一样欢天喜地地跑到教室,将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她的学生们。

    \

(二)

三年前,吴明花成为一名特岗教师。接到通知的当晚,她专门上网查阅了施秉县情,希望不要分配到施秉县最偏远的马溪、马号两个乡镇的小学教书。

待到县教科局报道后,她和一名同事恰巧被分配到马溪乡中心学校。那天,中心校校长叶志军开车来接她们。行至九龙山,叶志军幽默地说:“这里是施秉的‘山路十八弯’。”到中心学校稍作休整后,又马不停蹄地赶路。车子穿行在山路上,山势愈发陡峭,内侧为高山峻岭,外侧是悬崖峭壁。两人不停地问:“茶园小学到底在哪里?”

颠簸了四小时后,吴明花站在茶园小学的操场上。她四下环视:脚下沟壑交错,对面群山重叠。是真正的大山深处。

初来乍到,白天有学生热热闹闹的,时间倒也过得很快。放学后周遭寂静,只能独自面对大山发呆。

作为特岗教师,需在此工作三年。当时,吴明花想:满了三年,一定要想办法离开,不能一辈子呆在这里。

一段时间后,吴明花的精心教学和对学生的关爱打动了学生们。学生们时常采些野花、野果送给她。逢年过节,家长还送来粽子、糍粑等。尽管这里十分贫困,但村民们非常有情义。就这样,这片大山逐渐走进了吴明花的内心深处……

吴明花毕业于凯里学院英语教育专业。她的到来,茶园小学首次开设了英语课。孩子们开始学会了26个英语字母,也学会了简单的英语问候语。

从此,村头村尾,孩子们用英语打招呼。山里山外,不时能听到简单的英语对话。

袁代恒说,以前,很多家长因学校不开英语课,总是想办法给子女办理转学手续,以免上中学“吃亏”。上英语课后,邻村塘头小学也合并到茶园小学了。

(三)

“看山对面100多米,步行却要半天。”茶园小学交通闭塞,出行极为不便。吴明花回忆,从马溪乡到茶园村的公路未硬化时,不通班车,走捷径也有15公里。

开通班车后,她回家一趟也不容易。周五下午4时,离校坐车两小时到施秉县城,住宿一晚,次日赶到老家黄平县重安镇。周日中午又匆匆返校,几经转车,天黑才到达。

到茶园小学教书,因交通不便,处境十分尴尬。她说:“来了,就不想出去。出去了,又怕进来。”

茶园村森林茂密,爬高山、走悬崖,家访经常遭遇毒蛇,吴明花好几次险些被咬。所以,一提到毒蛇,吴明花仍会心有余悸。

2013年农历八月的一天下午,袁代恒和她前往朱家庆组搞文化户口调查。回校时刚出朱家庆组路口,就看到一条刀柄大的青竹蛇从脚边溜过,吓出吴明花一身冷汗。走到关盆河水渠上时,已是晚上11点。此时,一道黑影突然撑起一尺来高,朝她脚边一头“扎”去。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吴明花吓得连退了几步,重重踩在袁代恒的脚上。袁代恒用手电筒一照,原来是一条锄头把大的五步蛇。他连连感叹:“幸好还没踩到它,否则命就没了。”

吴明花怕毒蛇,也怕汛期的山洪。每到汛期,学校老师都分成四支路队,护送学生回家。她负责送坪山、半坡两个寨子的3名学生。2014年5月的一天,头天晚上下了场大暴雨,下午又下起了大雨,山洪接连暴发。

放学后,吴明花背着一名学前班学生,招呼着另外两名学生冒雨回家。她一边与家长电话联系,一边慢慢带着学生爬上山坡。因雨天山路特别湿滑,经过一座长7米、只有三根杉木并在一起的木桥时,只见桥下洪水汹涌,木桥摇摇晃晃。孩子们到了桥头,因害怕过桥都哭了起来。吴明花稳定学生情绪后,将学生一个个背过木桥,过了30多分钟,遇到了前来接送的家长,她才放心回校……

    三年来,吴明花先后获得贵州省“千名园丁关爱行动”优秀特岗教师,马溪乡优秀教师、特岗教师汇报课二等奖、英语优质课第一名等荣誉。2015年上学期,她教的课程,还分别获得全乡第一名、第二名。

“野棉花,没得弹的。”当地群众夸赞她。

吴明花就像一朵野棉花,把青春和爱洒在这一片大山深处。(舒增付 杨仁海)

[责任编辑:熊妹]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信箱

新闻热线  广告业务  网上招聘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

copyright 2010-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、湖南省教育厅主管,湖南教育报刊集团、湖南为先在线数字传媒发展有限公司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版网证(湘)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