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魔怔” - 神州师表 - 师德网
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、湖南省教育厅主管
当前位置:首页 » 人物 > 神州师表 >
“魔怔”
——记河南省三门峡市卢氏县朱阳关镇穆庄教学点教师李杰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-05-10 14:41:45 本文来源于:

    “魔怔”,基本意为行动反常,像有精神病一样。而在河南省三门峡市卢氏县朱阳关镇穆庄村,当地群众却用“魔怔”来称呼一位对教育痴迷、入迷、着迷的山村教学点教师。这位男教师的名字叫李杰,今年49岁,在“全科教师”这个岗位上已经工作了16年。因为工作突出,他先后被评为卢氏县优秀教师、三门峡市师德标兵、三门峡市第四届“感动崤函·十佳人民满意教师”、三门峡市有突出贡献的优秀教师,被授予三门峡市五一劳动奖章,当选为三门峡市政协委员。特别是2017年7月,还被授予全国第四届“TCL希望工程烛光奖”奉献奖。其先进典型事迹先后在《黄河时报》(河南)、《德育报》(山西)、《教师报》(陕西)等媒体上进行过宣传报道。

家居一样的学校

伫立其中,赏心悦目,恍如植物园一般。李杰诚恳地说,“我想让孩子们在校园内就能看到分明的四季。”地处豫西边陲、属于伏牛山系的深山区卢氏县,既是革命老区,又是国家级贫困县。但走近穆庄小学,童趣盎然的墙画、干净整洁的院落、大气有力的标语、丰富工整的板报,使这个教学点显得与众不同。

说是校园,其实相当于农村一个普通院落,与二楼闲置的两层楼房相对的,是厨房、杂物间等几间瓦房,紧挨着的则是李杰办公的居室、储藏间。校园居中的位置,是前些年国家统一配发的幼小一体化活动器材。课余,若玩腻了跳大绳、玩皮筋、呼啦圈、唱戏、跳舞之类的娱乐,孩子们就此攀、爬、钻、滑——这里永远是他们的乐园。天气晴好时,李杰会踩着梯子重新安装好蹦蹦床,老鹰一样守护着让孩子们尽情地跳跃……

院落紧邻教室一角,有两条半席砖砌花坛。内植芭蕉、桂花、樱花、月季,加上海棠、干枝梅、铁树、米兰、寿桃、绣球、格桑花等大大小小的盆栽,逾二十种。墙角,爬山虎的绿藤已攀过围墙即将覆盖二楼顶端。这些年来,李杰用心妆扮着学校,其中的芭蕉、红豆杉等,还是从老家辗转数十里骑车运来的。今年五一假期,他又专程赴五里川镇区买来马蹄莲、茶花、一品红、十里香蔷薇、芦荟、八角等花木。伫立其中,赏心悦目,恍如植物园一般。李杰诚恳地说,“我想让孩子们在校园内就能看到分明的四季。”

“刘旺旺,小帅哥,喜欢黄色。”在那棵植株最大的芭蕉树上,有四片叶子上分别张挂着孩子们的简介。这些塑料包装的小卡片上,寄托着李杰对孩子的热爱。而这几片宽大的叶片,则是孩子们分别认领的。李杰常用这些叶片教育他们要相依相望,相互帮助。

包括一名学前班学生,穆庄教学点仅有四名孩子,其中一个一年级,两个二年级。在这里,上下课、上学放学是没有铃声的。有时,校园内会响起孩子们朗读的童声,有时只有山鸟婉转的啼鸣和山风掠过的宁静……“咱在这里教学,不能让孩子没有笑脸。而一看娃们高兴,就觉得比什么都强,咱也就心情快乐。”李杰由衷地说。

别具匠心的教室

为了办好教学点,李杰可谓全心全意。有时分明是周末,尽管家务繁忙,可他还想来学校拾掇拾掇……

走进穆庄教学点一楼教室的人,你会不由赞叹布置上的新奇。两间普通大小的屋里,居中的区域上方,两条彩带交悬在中央,平添了许多喜庆色彩。再细一看,又分成了多个功能不同的区域——

靠前的教学区,除了挂式播放设备、笔记本电脑,黑板三面彩灯相绕,侧上方悬挂着一只硕大的闹钟。正右边除了传统的意义上的课表,还张贴了县里印发的CCtalk的课表,李杰时常据此为学生们上美术、音乐之类的优质网络课程。横放的三张桌子上,均张贴着工整书写的内容不同的“提示卡”,有的提醒纠正坐姿,有的提示讲究卫生。教室后面,“手工坊”区域展示的有师生们利用废旧物品制作的坦克、迫击炮、火箭,以及风筝等。“水墨轩”小区则陈放着水印书法练习专用纸簿。在这个小天地里,李杰与孩子们自得其乐,动手动脑,学会创造。教室的窗户,李杰也独具匠心,分别设计了左右、上下式的窗帘,选用的是不同类型的布饰。窗外,攀爬的瓜蔓,亮亮的细丝在阳光中晃动,这是他早春时特意在墙背后种的。统一铺上地板革之前,李杰每学期都要刷涂一遍漆料。

尤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教室中间的“服务区”。两张长桌拼成的台面上,分放着感冒灵、伤风跌打丸、正红花油、藿香正气水、银翘片、黄连上清丸、清热解毒冲剂、眼药水、健胃消食片等十余种药品,还有牛奶、糕点等。“春季时喝得最多,天时冷时热,孩子们都喝,防止传染。”李杰还抽空从山上挖来葛根,坚持为孩子们熬喝。抽屉内,一边是多半袋大白兔奶糖、几包香瓜子和夹心美果,另一边是写有孩子姓名的不同色彩塑料牙缸。桌背面,悬挂着六把不同色彩的雨伞——卢氏县地处中国地理南北分界线,气候与南方更为接近。加之山地气候,雨说来就来,变幻莫测。

尺寸之间显匠心。这些年来,李杰为了办好教学点,可谓全心全意。有时分明周末,尽管家务繁忙,可他还想来学校拾掇拾掇……而为这,他也确实没少被爱人责怪。

把“薪”掏给孩子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这些年,仅用于学生方面的费用略算已逾三万元。李杰却谦和地说,都是鸡毛蒜皮的事,搁不住说。

李杰的家庭负担很重,双亲古稀之年且蜗居山村,胞弟在新疆一所大学读研,爱人常常靠打零工弥补家用。虽说年前刚住进镇区的教师公寓,但除了胞妹的帮助,他还欠下了数万元的债务。工资收入去除基本生活开支,李杰几乎把省吃俭用的钱都用在了学生身上,而且乐此不疲。

今春开学不久,学前班儿童孙玉杰周末在家不慎烫伤右小腿。见孙家忙于赶装香菇袋料,而孩子伤口化脓并部分已成腐肉,李杰主动要求周末带其到县城的专科求治。因之前还曾教过玉杰的姐姐,家人对他非常信任。当地烧伤名医检视感染状况后,连连责怪伤情拖延太久。李杰陪笑应着,更加小心地守护着孩子。朱阳关镇地处卢氏县西南,孩子平时轻易不来县城,除了治疗,李杰带小玉杰游园、划船、骑马,买时令水果,吃特色小吃……结果,加上住宿、诊疗、医药等,此行一共花了700余元。尽管随后孙家几次把钱硬塞给他,李杰还是拒绝了。这700余元同李杰这些年来对孩子们的投入相比,远远只是一个零头。

2014年开始,参照国家实施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学生营养餐政策,李杰个人坚持为学前班学生发放牛奶和鸡蛋。2016年秋起,在对小学生实行营养餐补助之外,他又自愿承担了学前班幼儿饮食,并包揽了所有学生每天一包的牛奶,而且还是两个知名品牌轮次发放。这还不够,为让孩子吃的营养、吃的健康,今年开春,李杰又自费购置了高级破碎机。这样,午餐前一杯豆浆,就又成了孩子学校生活的“标配”。为节省经费开支,他宁肯少些休息时间,而快乐地兼着炊事员的角色,却从未想过什么报酬。

其实,这还远不是李杰甘于付出的全部---

这些年来,除了自费购买的相机、笔记本电脑等大件物品,小到作业本、铅笔、橡皮、文具盒、变形卡通彩蛋,大到滑板车、安全秋千、蹦蹦床,还有孩子们午休用的被褥枕头,以及香皂、牙膏、毛巾、手纸等。当然,还有困难补助、意外伤亡保险、书包、羽绒服、校服,可以说,李杰不知还包揽了多少本应家长的开支。这些采买自镇区、县城或者网购来的奖励、赠品,在家长们起初却普遍以为是落实上级“惠民政策”。天长日久,才渐明就里。这些年,仅用于学生方面的费用略算已逾三万元,李杰却谦和地说,鸡毛蒜皮的事,搁不住说。

十九年“中二”职称

在李杰看来,不能因为私事给组织添麻烦,不能让领导为难,这是他时刻牢记在心的父亲的教诲。

时至今日,李杰尽管教龄28年,可职称仍是2002年由初中转调到小学时的“中二”,而且还是英语学科。这些年来,随着职称制度改革,小学职称“天花板”现象早已打通。对像他这样的资历、能力的乡村教师,每拖一年,就意味着要放弃很多东西。而像他这样的全科教师,到底该参评哪个学科,连他自己也吃不准。

当年,为解决汛期学生过河问题,李杰硬着头皮筹集修桥资金,特意跑到县城找到初中同学、时任副县长寻求帮助;为添置校产购置器材,一次次找镇中心学校领导申明情况。而一旦涉及到个人的事情,他往往三缄其口,即使到了关键时间节点,也从不打听、从不问询,甚至主动退避三舍了。

李杰爱人无正式工作,农忙时在镇区周边村里做一些零工;父母年长有病,还住在乡下老家;胞弟在新疆读研究生,春上开学他给了4000元的贴补。而他工资现在打到卡上仅3500多元。加上七拼八凑借贷购置的教师公寓,日子可以说紧紧巴巴。“这月就想花下月钱,”李杰却憨厚地说,“可咱的事不能计较太多,要不会让人轻看。”他一直牢记父亲的教诲,不能因为私事给组织添麻烦,不能让领导为难。

没有同事的教师

“每周一都想给孩子带些东西来,好给他们一些意外的惊喜。有时在其它地方看到一些东西,也总是突然想到了学校和孩子们。”

这些年,虽然学生一届一届在换,但李杰对孩子们的感情,却随着岁月的积淀而持续不断地加深。李杰记得所教过的每个学生的生日,有时甚至胜过孩子的父母。为给孩子们过好这个特殊的节日,他早早到镇区购买糕点、蜡烛以及时令水果等。生日当天,则专门为孩子们煮蛋、备餐,并组织小伙伴们送上集体的祝福。

李杰像一团炽热的火,在这个偏远的山村里,照亮了一双又一双童稚的眼眸,又照亮了他们无限宽阔的脑海。但对他来说,这还不够——远远不够。“每周一都想给孩子带些东西来,好给他们一些意外的惊喜。有时在其它地方看到一些东西,也总是突然想到了学校和孩子们。”因为,这已经成为他的一种生活习惯。而让他欣慰的是,孩子们年龄虽小,但都很懂事。他们既争相表现自己,又都怕惹老师生气。

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,交通条件的极大改善,以及贫困家庭异地移民搬迁政策的实施,李杰所在的村庄人口越来越少。特别是教学点位于当地大鲵湾景区的核心地段。按照规划,还将发展漂流。距离校门不到十米的河道里挖掘机正在紧张地作业。据李杰估计,今年暑期后,这里学生将有6个左右。但根据镇中心学校布点计划,学校很可能将被撤并。

“除非组织决定,咱不能因为学校要撤并就不干了,不做了。”李杰诚恳地说。像唐吉诃德大战风车一样,李杰甚至乐于倾其所有,如果能够挽回大略而既定的结局。特别是在这样一个时刻,他仿佛一个落水的人,总希望抓住一根希望的稻草。或者,如果能够尽可能地延迟,也让他能够更加珍惜与孩子们相处的时光……

李杰常说,教师是个良心活儿,家长把孩子交给自己,就不能耽误他们。被当地群众称为“魔怔”的李杰老师,这些年来,在贫寒的山区,以对教育着了魔的、入了迷的、痴了情的热诚,诠释着一位乡村教师的赤子之情。而他,难道不正是300多万中国乡村教师敬业奉献的生动缩影,也不正是这些乡村教师生命人格的典型写照吗?而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乡村教师,才托举了乡村教育的明天,也支撑着乡村教育的未来!

[责任编辑:熊妹]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信箱

新闻热线  广告业务  网上招聘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

copyright 2010-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、湖南省教育厅主管,湖南教育报刊集团、湖南为先在线数字传媒发展有限公司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版网证(湘)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